全國免費咨詢熱線:18101030008

熱門TAG標簽:

拆遷案例

文國平、曾樹英等與瀘縣國土資源局資源行政管

四川省瀘縣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16)川0521行初22號
原告文國平,男,1958年6月3日出生,漢族,住瀘縣。
原告曾樹英,女,1936年11月10日出生,漢族,住瀘縣。
被告瀘縣國土資源局,住所地:瀘縣玉蟾街道辦。
法定代表人張懷華,局長。
委托代理人何燁,瀘縣國土資源局法規股副股長。
委托代理人張偉,瀘縣土地統征和儲備中心征地拆遷科科長。
原告文國平、曾樹英與被告瀘縣國土資源局土地行政征收及行政賠償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文國平及二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孟雷、被告瀘縣國土資源局的委托代理人何燁、張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被告于2014年7月14日作出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內容為經四川省人民政府川土【2014】號文件批準,瀘縣福集鎮玉蟾村7社、玉蟾村8社土地已被征收,我局已補償安置完畢。為保證建設用地的順利進行,依照《四川省實施辦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被征土地的原所有人××村××社、×村×社必須于2014年7月30日前交出土地;被征土地的原使用權人必須于2014年7月30日前自行搬遷地面附著物(含土墳及青苗)、拆除建(構)筑物。逾期未搬遷交地的,視為自動放棄其地面附著物、建(構)筑物,由施工單位自行處置,并且我局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五條和《四川省實施辦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實施用地。
原告訴稱:2012年8月17日起原告被政府拆遷人員告知開始實施征地拆遷,但相關政府部門卻一直未進行土地征收公告,征收補償安置方案公告,更未公告相關的征地批準文件,原告也未與相關的土地征收部門就征地及房屋拆遷補償標準事宜達成一致協議。2014年7月14日,被告就作出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責令包括原告在內的被拆遷人員于2014年7月30日前交出土地,過后,原告未在規定的時間內交出土地,被告便于2014年8月2日非法強拆原告的房屋。原告認為被告作出的《搬遷交地通告》違法,其依據《搬遷交地通告》作出的強制拆除行政行為違法,請求人民法院依法確認被告于2014年7月14日作出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違法;依法確認被告依據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實施的強制搬遷交地的行政行為違法;并責令被告承擔因該違法行政行為致使原告的房屋遭受違法鏟除的損失,恢復房屋原狀。
原告向本案提交的證據有:1、瀘縣土地統征儲備中心調查登記表,證明原告的房屋在被征地范圍內,與被告實施的強制拆除行為存在法定的利害關系;2、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證明被告作出的搬遷交地行政行為違法;3、瀘縣土地統征儲備中心作出的搬遷交地通知,證明被告針對原告作出過搬遷交地的行為,同時證明被告實施的搬遷交地行為與原告存在利害關系;4、(215)瀘瀘民初字第2834號民事裁定書、(2016)川05民終176號民事裁定書,證明原告的房屋被拆除是政府行政行為,從而證明被告實施的該強制拆除行為;5、郵寄單及簽收單復印件,證明原告起訴未超過法定期限;6、原告房屋被拆前后照片,證明原告房屋被拆事實。
被告辯稱:《搬遷交地通告》只是一個程序性行為,不是行政強制處理決定,不能產生強制執行的效力,因此不可訴。如果《搬遷交地通告》可訴,原告起訴時也超過了起訴期限。被告按照《四川省實施辦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在依法補償安置后,向被征地單位原瀘縣福集鎮玉蟾村7社和8社發出發出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是合法的,該《搬遷交地通告》針對的是玉蟾村7社和8社這個集體,不是針對原告。原告請求責令被告賠償依據《搬遷交地通告》拆除原告房屋造成的損失,恢復房屋原狀,然而被告并未實施拆除原告房屋的行為,請求人民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的證據有:一、證明程序合法的證據:1、《四川省人民政府關于調整瀘縣2009年第6批鄉鎮建設用地區位的批復》(川府土【2012】97號)、《四川省人民政府關于瀘縣2013年第6批城市建設用地的批復》(川府土【2014】6號);2、瀘縣府地公【2012】4號征收土地公告及照片、瀘縣府地公【2012】4號征收土地方案公告;3、瀘縣國土資公告【2012】9號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及照片、瀘縣國土資公告【2014】41號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4、瀘縣府函【2014】219號征地拆遷補償安置方案批復;5、瀘縣國土資通告【2013】1號《搬遷交地通告》、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6、對原告曾樹英補償到位情況的《告知書》和要求其對建構作物、附作物搬遷拆除的《搬遷通知書》及送達回證;7、工作記錄。
二、補償安置到位的證據:1、瀘市府發【2012】26號文件;2、原瀘縣福集鎮玉蟾村8社(原4社)要求對該社統征的申請;3、原告曾樹英的建構作物調查表;4、原告曾樹英的房屋照片;5、原告曾樹英戶安置補償費發放表和支付依據。
三、瀘縣公安局瀘公(刑重)不立字【2016】13號《不予立案通知書》,證明被告并未實施拆除原告房屋的行為。
經庭審質證,原告和被告對對方的證據的質證意見如下:
對于被告提交的第一組證據中的1號證據,原告對其真實性無異議,但認為沒有勘界圖、不能證明原告房屋上的土地在該征地批文范圍內;對2-6號證據中相關的公告原告不認可被告已張貼,對于瀘縣國土資【2012】5號《關于玉蟾溫泉度假區擴征土地實施方案的請示》原告也不認可其合法性和關聯性。對于被告提交的第二組原告不認可其合法性。對于第三組證據,原告認為公安機關不予刑事立案,恰恰證明原告房屋被拆除是行政行為。
對于原告提交的1-4號證據,被告認可其真實性,但認為不能證明原告房屋被拆除是被告所為,對于5-6號證據的真實性不認可。
本院確認原告和被告雙方提交證據的真實性。
經審理查明:原告文國平系原告曾樹英之子。2012年2月9日,四川省人民政府作出《關于調整瀘縣2009年第6批鄉鎮建設用地區位的批復》(川府土[2012]97號)批準征收瀘縣福集鎮玉蟾村7、8社境內集體土地24.2公頃用于調整瀘縣2009年第6批鄉鎮建設用地區位。瀘縣人民政府發布了瀘縣府地公【2012】4號征收土地公告,被告發布了瀘縣國土資公告【2012】9號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川府土[2012]97號文件對福集鎮玉蟾村8社土地只征收了部分,該社向瀘縣人民政府申請,稱對該社征收部分土地后,剩余部分零星土地無法耕種,無法保障群眾生產生活,要求縣政府對該社實行統征,并在2013年3月25日作出“承諾書”,稱縣政府已同意對該社實施全部安置補償,該社承諾以縣政府批準的2012年12月20日為安置基準日,按照現行征收安置補償政策對該社人員進行安置,對建構筑物和附著物進行補償,按照現行政策實施整社征收補償后,該社土地全部交由縣政府管理使用,按現行政策標準補償安置到位后,如今后征收土地安置補償政策發生變化,該社不再提出按新政策補償安置的要求(原告未在申請和承諾書上簽名)。2012年9月19日,被告對原告在玉蟾村8社的建構筑物進行了丈量,原告文國平的父親文義遠在調查表上簽名。2012年11月20日被告向瀘縣人民政府提交《關于玉蟾溫泉度假區擴征土地實施方案的請示》對玉蟾村8社等生產社進行統征及補償標準請示,其中人員安置按瀘市府發【2011】18號文件,房屋安置按瀘市府發【2011】18號文件和瀘縣府發【2011】219號,建構筑物和地面附著物按照瀘市府發【2012】26號文件補償。被告的方案批準后即按規定進行補償,曾樹英一戶補償了房屋及建構筑物補償款103861元、貨幣還房費55500元、搬家費2000元、2014年-2015年過渡費5700元、拆遷獎20925元,共計186986元。被告為曾樹英繳納了養老和醫療保險,但原告認為補償太低拒不搬遷。
2013年4月,被告將所征土地出讓給瀘州天展實業有限公司,用于瀘縣“天立.玉蟾溫泉國際度假村”項目建設。之后,瀘州天展實業有限公司將該項目的“觀瀾金月灣一期(1-12號樓)及博物館”土建工程發包給四川金晨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施工,該公司施工時持有“瀘縣建筑施工安全監督備案及開工條件審查表”、“建設工程質量監督報監登記書”、“瀘縣環境保護局關于印發《玉蟾溫泉國際度假區規劃環境影響報告書》審查意見涵”、“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施工許可證”等相關報批手續和證件。
2014年7月14日,被告向原告所在玉蟾村八組作出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通知要求瀘縣福集鎮玉蟾村7社、玉蟾村8社必須于2014年7月30日前交出土地;被征土地的原使用權人必須于2014年7月30日前自行搬遷地面附著物(含土墳及青苗)、拆除建(構)筑物。逾期未搬遷交地的,視為自動放棄其地面附著物、建(構)筑物,由施工單位自行處置。
2014年8月2日,原告房屋被他人拆除。原告向瀘縣公安局報案,提出保護其財產權的申請。由于瀘縣公安局未答復,原告在2015年5月對瀘縣公安局提起行政訴訟,我院經審理認為由于二原告房屋涉及金額大,何人以何原因損毀原告房屋,應屬被告刑事立案偵察范圍,且瀘縣公安局對二原告報案事項已作出刑事受案登記,并告知二原告,故本院裁定駁回了原告的起訴,原告上訴二審維持原判。
2015年9月,二原告和該社村民張某某共同對四川金晨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起民事訴訟,稱該公司非法侵占其合法承包的土地,要求停止侵害并恢復原狀。該案經一審、二審認為原告的土地、房屋依法被征收、拆遷,是一種具體的行政和司法行為,被告僅僅是一個建筑施工企業,在施工時持有相關的審批手續和證件,與土地的征收和房屋的拆遷沒有任何聯系,原告和張樹華起訴要求被告停止侵害、恢復原狀形式上是一種侵權責任糾紛,本質上則是征地拆遷補償糾紛,故其起訴不屬于民事案件的受理范圍,不符合法定的起訴條件,因而駁回其起訴。另外該一審和二審認定,原告房屋上的土地屬于《四川省人民政府關于瀘縣2013年第6批城市建設用地的批復》(川府土【2014】6號)批準征收的范圍。
本院認為,原告作出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未告知行政相對人訴權或者起訴期限,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一條的規定,原告起訴未超過起訴期限。
被告在征地中,依法對瀘縣福集鎮玉蟾村7社、8社安置補償后,依據《四川省實施辦法》第四十五條“征用土地經依法批準,并對當事人依法補償、安置后,土地所在地的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門應當向被征地單位發出交地通知,被征地單位應當按通知規定的期限交付土地,不得拒絕和阻撓”規定,向該社發出《搬遷交地通告》符合法定程序。但是,該《搬遷交地通告》中的內容“逾期未搬遷交地的,視為自動放棄其地面附著物、建(構)筑物,由施工單位自行處置”違反法律規定,因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五條“違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規規定,阻撓國家建設征收土地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門責令交出土地;拒不交出土地的,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和《四川省實施辦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被征土地使用權人拒不搬遷的,只能由市、縣人民政府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被告無權交由施工單位處置,故被告作出《搬遷交地通告》部分內容違法。
雖然被告作出《搬遷交地通告》后,原告的房屋被拆除,但被告稱自己并未實施拆除原告房屋的行為,原告所舉的證據也不足以證明是被告拆除,故原告要求確認被告依據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實施的強制搬遷交地的行政行為違法,并責令被告承擔因該違法行政行為致使原告的房屋遭受違法鏟除的損失,恢復房屋原狀的訴訟請求應予以駁回。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四條第二款(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六條第(四)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確認被告瀘縣國土資源局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中的內容“逾期未搬遷交地的,視為自動放棄其地面附著物、建(構)筑物,由施工單位自行處置”違法。
二、駁回原告要求確認被告瀘縣國土資源局依據瀘縣國土資通告【2014】2號《搬遷交地通告》實施的強制搬遷交地的行政行為違法,并責令被告承擔因該違法行政行為致使原告的房屋遭受違法鏟除的損失,恢復房屋原狀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此頁無正文)
審 判 長  楊德芳
審 判 員  黃小明
人民陪審員  游光厚

二〇一七年三月三日
書 記 員  魏文杰

Copyright ? 2014-2018 yuanbocq.com. 北京淵博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京ICP備18039826號-2

经营多少多肉植物能赚钱 日本东京快乐8 中国配资网新闻资讯 买债券基金的都是大傻子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表 两期极限平特肖公式规律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走势图甘肃 11选5任一一期一计划 bbin在app怎么下载 新疆11选5专家推荐号